本站首页

当代国画

当代书法

艺术动态

歙砚精舍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艺术动态>>收藏文摘  

 


今天,我们墙上挂什么?


发布日期:2016年10月3日  浏览1725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与同事一起拜访了藏家谢金木的住所,早听说这是一位热爱中国传统艺术,中国油画艺术,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家,有幸去到他家里拜访自然是希望一睹这位藏家的众多收藏。在我们的车达到他的住所后,谢金木请我们从仓库进入,在那儿,整齐排列着许多油画作品,这位藏家有些尴尬地笑着说:“东西有点儿多,就暂时把车库当做仓库用了。”看着这堆积的画作,已经可以让人想象他家里的情况如何了。果然不出我们所料,走进客厅,所见之处都是各种艺术品:墙上挂的油画作品;古代的牌匾;桌上摆放的各种木雕;地上放着的石雕作品……,甚至连楼梯间也没有放过,挂着油画作品。因为需要挂的艺术品太多,家里的一台液晶电视被挂在墙上一处很不起眼的位置,这反倒成了这个到处充满艺术品家里的一个很不恰当的摆设。

  看着这么多艺术品,我们禁不住发出了感慨,于是这位热衷艺术的台湾藏家很热心地为我们介绍起了这些他当做宝贝的艺术品。在客厅沙发旁边摆放了一件佛像石雕作品,他说这是一次去朋友家做客看到的,当时非常喜欢,于是软磨硬泡拜托朋友让给他的,对这个作品,谢金木甚是宝贝,摆在客厅,从来不让擦,也不让动。为了固定这件佛像雕塑,他还专门打造了一件木头固定架,这是用榫铆结构制作的,所以非常的稳固;在书桌的后面是一件从云南专门运过来的木雕,谢金木说这还是从人家的房子上拆下来的,得来实则不易;而在客厅的墙上,挂着90年代谢金木刚来内地时收藏的许多油画作品,客厅正面的墙上就是用一张大幅的写实作品代替了原本该放电视的位置。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老油画早已是当初购买价钱的许多倍了,但是他们仍然挂在谢金木的客厅里。

  我的客厅 怎么好看怎么挂  对谢金木来说,所挂作品都是他个人极爱的东西。在与画廊主的接触中,我也听到了许多画廊主对他们藏家家里挂的艺术品的描述。大未来·林舍画廊林天民介绍到他接触的一对夫妻,这对60多岁的夫妇在十多年前向他买了一张赵无极的作品,因为喜爱就一直挂在那儿,可是那件作品尺寸比较大,家里层高不够,于是他们就把沙发挪开,把画打横了挂着,就那样挂了有15年,到现在这件作品几乎成了一件千万宝贝了,可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作为家里所必备的一些物品成列着。

  林天民的儿子林岱隆现在作为画廊的第二代开始掌管大未来北京的空间,虽然也在接触老一辈的藏家,但他更多的是和藏家二代打交道,他回忆说有一次去一个藏家家里,虽然进门就看到常玉的一张油画,再一拐角就是吴大羽的油画,但真正让他惊喜的是在这位藏家的子女房间里面挂的日本艺术家松浦浩之与奈良美智的作品,他说:“松蒲浩之那十二张联拼的人头的作品,第一眼看到就让人惊喜,挂在房间非常好看,非常可爱,装饰性非常强。”

  “藏家之所以会把画挂出来,有很多因素,但多数是出于对艺术品本身的喜爱。他们把这些艺术品挂在家里边,你会觉得非常开心,因为这个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充满了艺术,充满了文化,也让他们自己非常的有荣誉感跟使命感。”林岱隆说道。亚洲艺术中心负责人李宜霖也接触到了许多这样的藏家,他曾受邀去画廊的一个藏家的住所,帮着藏家挂画,40多张画作如何分布在藏家的四层空间里,如何摆放,如何设计才会达到最好看的效果,他和藏家一起对此费了不少心思。不同时代 家庭所挂艺术品各不相同。

  在西方,家庭艺术品装饰传统从很早时期就开始了,文艺复兴之时,随着欧洲从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其文化艺术中心也逐渐从宫廷转移到大众。当时意大利有名的贵族美第奇家族不仅在家庭装饰到房屋的建筑几乎全都可以成为艺术品,除此之外,当时的艺术大家诸如达芬奇等还受邀到美第奇家族进行创作,而包括波提切利和米开朗基罗等多位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师都是他们子女的陪读。

  除了贵族,西方的许多普通家庭也充满着各种艺术品装饰,而且这种传统被一直流传了下来,在西方,家庭是有挂艺术品的需求的。对此,买得起艺术节创办人彭乐天(Tom Pattinson)说道:“西方国家的大众无论在艺术教育及艺术消费上都形成了良性的习惯,他们会将艺术品消费作为生活消费的一部分。比如我自己,在送家人、朋友礼物的时候,就会考虑挑选一幅艺术品送给他们,当然,这件作品不会很贵,可能几百镑到几千镑。所以在西方大部分的家庭里,现在基本都会有几张不会太贵的艺术品。”

  中国传统文人家里挂上几张字画或摆上一些瓷器品是再正常不过的,就是当时一个普通的大户人家,家里也少不了几幅字画挂在家里作为摆设,包括家里的一个瓷杯,一套会客厅拜访的黄花梨家具都极其讲究。去年在首都博物馆展示的明代黄花梨家居展览就对当时家庭家居装饰进行了还原:客厅的一套黄花梨座椅,以及摆放的屏风上面的绘画,卧室内的黄花梨床等等,其家具制造的技艺与装饰的图案可以堪称上乘的艺术品。对中国传统古代家庭来说,即使是生活日常用品,也是充满了艺术的感觉。

  历史发展到近代,中华民族开始了救亡图存的历史,艺术在这段时间成了战争与国家的服务工具。随着新中国的建立,破四旧立四新,再到文革,艺术品开始离家庭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是领导的宣传画与宣传雕塑,那个时后普通家庭里必挂的肯定是毛主席的画像;身上别的是毛主席的像章,这一段历史对当时许多艺术家都有很深的影响,隋建国就是其中一位,这与他后来做毛主席雕塑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近几十年来,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国内经济的不断发展,经济基础对精神建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80年代家里张贴的明星海报成了那一代人共同的记忆,再到90年代艺术品从开始买卖到逐渐进入普通的家庭,艺术品进入普通家庭已经是正在发展的一个状态。艺术品市场先我们一步发展的台湾就已经经历了这一过程。对此,李宜霖介绍到:“台湾经历了经济快速发展的亚洲四小龙时期之后,开始对文化艺术有了需求,在80年代初期,随着台湾经营艺术品的画廊及机构出现,艺术品也逐渐进入了普通的家庭:他们对艺术品的购买从最初的用来装饰的欧美装饰画,到台湾本土的印象派艺术家作品,再到赵无极、常玉等国内艺术大家,到对老油画的追逐,台湾的艺术品消费也已经相当普及了。”曾今报道过台北艺博会的同事就对此颇有感触:“在台北,艺博会的举办是一项很重要的活动,许多普通的市民都会自发地来参加,而且会在艺博会上购买力所能及的艺术品。”在2011年的明星慈善义卖活动上,由台湾演艺界的明星创作的作品被大家争相抢购即可对台湾购买艺术品的风潮窥见一斑。

  当下影响我们的家庭挂什么的因素?“藏家家里边挂的不一定是他价值最高的,因为一般他都会有一个库房,可以放这些作品,但是他也经常会换,可是有几件是他特别喜欢的,他就不大换了,也几乎就是他收藏的精品,一般都会拿出来挂,有时候为了挂一件作品,还会把墙给重新装修了或者敲掉了。”林天民介绍到。

  家里挂什么除了主人自己的喜好外,有时候由于艺术品本身的体积和形态,要展示出来却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尤其是当代许多艺术作品都以大尺幅进行创作,这和普通的家庭的陈列确实形成一定的矛盾,导致虽然买了艺术品,却不得不将许多喜爱的作品存放在仓库,或者为了陈列作品,重新装修房子;另外自然还有一些藏家为了保持低调,也不会将许多市场上已经到天价的作品陈列出来;还有些藏家可能仅仅是出于保护艺术品的缘由将艺术品保存起来。

  在这些具体影响家庭挂什么艺术品的因素之外,每一代人对艺术品的偏好也对挂什么样的艺术品在家里有影响,林岱隆说道:“家里挂什么跟着时代,跟着潮流一起有转变。像我父亲这样现在已经五十多岁老一辈来讲,他们受到的是传统文化的教育,所以他们会对传统甚至对更早、有更深厚的艺术更加偏好,所以他们在挑选艺术品的时候,会更想要寻找文化,寻找情感,寻找人文这方面的一个东西。到了我们这一代以后,我们有一些比较当代的观念,比较潮流的,比较流行的,比较时尚的,甚至可爱的、卡通的、动漫的都有,像松蒲浩之或者村上隆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就相对会受到年轻当代藏家们的喜欢。”

  然而,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发展,现在许多的艺术品已经到了普通的家庭所无法企及的价格,对于普通的有艺术品购买需求的家庭来说,价格成了阻挡他们购买艺术品的一道巨大的障碍。不过我们看到许多有经验的画廊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林天民说:“我的画廊叫大未来,我们今天知道过去美术史的名家大师,现在都已经是千万级的,我们也没有这个经济条件,但是历史就是告诉我们明天还是很快会到的,会来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去找明天的大师呢?这些‘大师’价格现在并不高,是普通家庭都能购买的。”

  作为画廊二代的林岱隆自己也会在住所挂上艺术品,在他的房间就挂着法国艺术家马松的一幅小作品,他说“其实家里边挂什么真的不重要,有人挂水墨,有人挂壁画,有人挂壁毯都有,其实挂了这个东西主要是自己喜欢,赏心悦目,你看着它每天都可以在上边寻找到更多的东西。像我们推广艺术品讲求一种文化精神性的价值,伴随着自己的成长,你会在上面不断地发现新的东西,这个才是真正好的艺术品,或者不管是艺术品还是其他的东西,能够伴随着自己的成长,能够在上面发现更多的东西,那是最棒的。”这也是他自己每天在艺术品上面获得的。

  对于“我们的家庭挂什么?”经营了20多年画廊的程昕东做出了总结:“每一个家庭的条件不同,它与艺术品发展的关系也不同,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爱好,但如果有能力,购买原作,购买好的原作是最好的,这与每个家庭的购买能力,欣赏水平等都有很大的关系。但我们要尊重每一个家庭的个人趣味以及家庭成员的共同爱好,给他们充分的自由度去选择他们自己喜欢的艺术。但毋庸置疑的是:如果在你的居家生活里,有一件艺术品的话,肯定会让你的生活更有趣,更多彩。”


 
 
     

 

 

 

 

版权所有:黄山艺恒斋书画鉴藏网  备案号:皖ICP备05003266号

地址:皖·黄山市屯溪区维多利亚北苑 31-105  联系电话:0559-2568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