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当代国画

当代书法

艺术动态

歙砚精舍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艺术动态>>收藏文摘  

 


收藏有占不尽的便宜,也有吃不尽的亏


发布日期:2016年10月3日  浏览1801


  在广州艺术品行业商会组织的各种活动中看到杨杰祥副会长,他总是显得很低调,事实上,在中山的收藏界他可谓是鼎鼎有名。他的收藏品可以归纳为“学术性、研究性、系统性、专业性”,既有香山(包括古中山、珠海、澳门以及东莞一部分等地区)历代文人书画系列收藏,明末清初遗民书画研究收藏特别是南明历史文物收藏,也有古陶瓷、岭南古琴的收藏,还有廖冰兄等个案收藏。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杨杰祥反复重申的收藏态度是“收藏一定要提高到学术的高度”,因为艺术品与任何一种投资项目不同,学养厚度与思想深度决定了你最终的成就。“如果没有"眼力、心力、学力、财力、胆力"这五种能力,最好不要碰收藏,他说,因为“收藏有占不尽的便宜,也有吃不尽的亏。”

  光想捡漏又没学力,只能是“捅漏”

  杨杰祥从事艺术品市场经营已经有20多年了,眼看着随着这些年艺术品市场燥热,艺术批评变成“天价拍品出炉”“某某画家正在上升期值得大量购入”这样的主题,而许多新晋力量进入艺术品收藏领域首先关注作品的“升值潜力”,他的心里充满隐忧。

  “为了赚钱而买一幅画,今年30万买进明年40万卖出,这是投资甚至是投机,光想着"捡漏"又没有学力支撑,那是"捅漏"。"捡漏"是专家的权力。你买一只跌停的股票,100万最后还能剩下个三五万,买一件不对的瓷器或者不对的画,那可就分文不值。以投机的心态去做艺术品收藏,那绝对会失败的。没有学养,搞不好收藏,一个收藏家,你从他藏品的质量完全可以看出他的眼光。”杨杰祥说。

  杨杰祥自己的艺术收藏与投资之路,也始于一段“捅漏”与“捡漏”的故事。1990年,从小热爱传统书画的杨杰祥拿着他平生第一个月的工资300元,在街头买了一张画,“回来之后才知道,这张画其实只值5元钱。”

  杨杰祥没有因为初涉收藏受到的打击而就此止步,第二个月,他又带着全部工资从中山到江门古玩市场去看书画,这一次,他遇到一个老人,并被邀请到其家中看画。这次,在那些书画作品里,他一眼就认出了一件清朝的顺德状元梁耀枢的书法。

  “我中学时候曾有幸聆听著名的书画鉴裱师、叙文斋主伍权老先生的教诲,他装裱过的字画里面就有梁耀枢的,当时我就很喜欢他的字,所以印象很深刻,于是一见之下爱不释手,当即掏出身上所有的钱,只留下3元车费,磨了那位老人好久,终于感动他把那张字卖给了我。”

  这不仅是杨杰祥第一次成功的收藏,也是他第一次成功的艺术投资。回到中山之后,连续两个月工资清空的年轻杨杰祥生活成了问题,于是将这张字以900元的价格转手,“我的收藏就这样开始了。”

  以有涯逐无涯:专题收藏很重要

  身兼西安美术学院中国艺术与美术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的杨杰祥既以自己的研究指导收藏,也以自己的收藏带动研究。这一研究与收藏相结合的治学方法,来自著名收藏家、学者王贵忱。

  “我在王老身上学会怎样系统的去收藏,有系列的收藏,做系列的研究。我有一点做学问的方法,老师也是肯定的,我是以实物来做考证依据的。不脱离实物做过多的揣测,这是我觉得做文物考证很重要的一点。老师也提倡,有一份实物说一份话。”

  现在,杨杰祥的收藏以及基于收藏而产生的研究成果分为几个重要系列:“第一是可以纳入地方文献研究的古香山历代文人书画研究;还有明末清初遗民书画的研究和收藏,尤其是南明历史文物的研究;第三点是中国古陶瓷的收藏;第四就是我对廖冰兄个案的研究和收藏。”

  不论是个案研究还是专题研究,杨杰祥都基于对材料或者说文献的占有。例如他对南明永历三年的研究,在整个南明史研究中都有重要位置,而这份研究重要的基石就是他在1998年入藏的《南明永历帝敕封李诒德诰命》这件国宝级孤本文物。另外他对岭南古琴的挖掘研究,也是从自己所藏的“明潞王朱常淓制第七号玉树临风中和琴”开始的。

  学术是收藏的必由之路,他认为,“我们任何一个人,不过是这些藏品的暂时保管者而已,不能永远占有。在我们暂时拥有的这段时间里,我们要带着对这件藏品负责的态度去研究它,这才是真正的收藏。这跟你有多少钱,买了多少好东西的炫耀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并不反对别人以投资为目的的购买,艺术品确实也能不断升值。但是不能因为价格表象而失去了对文物的态度。我觉得这是最基本的底线。”

  一体两面的“玩”与虔诚无染之心

  在收藏方面,杨杰祥崇拜的偶像是张伯驹,对于那样的传统文化守护者,杨杰祥自称“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要不温不火、专注虔诚地去做学问,也要用平静的心态去对待收藏这两个字,我一直认为做收藏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杨杰祥说,他从他的老师王贵忱、杨善深、廖冰兄等前辈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不止是学术的方法,还有收藏的态度。“我始终认为,一个收藏家,对文物没有感情,是做不好的。如果一件文物在你手上,你单纯的只是考虑值多少钱,那你也是做不好学问的。收藏到一件好的文物,再多的金钱也不能代替。但是,我们也经常遇到一些好的东西,但因为财力不及,失之交臂。好东西是无穷无尽的,你怎么可能以一己之力全部收藏?所以做专题研究和专题收藏是很必要的。搞收藏,要懂得舍弃。”

  另一位他所盛赞的收藏大家是“京城第一玩家”王世襄,“但是我们要明白,他的玩,是建立在学术之上的。不是开玩笑的"玩",玩耍的"玩",他投入了一生的心思在里面,我们要从文化意义上理解这个"玩"字,它是一种非功利的心态,王世襄到了晚年,可以散尽他的收藏。因为他很明白自己也不过是文物的暂时保管者。”

同样拥有这种“玩”的非功利心态与学术的虔诚与专注,杨杰祥在六七年前就把自己收藏的129件近当代香山书画文献无偿捐献给中山市档案馆,价值不止百万元。

  “超越金钱那个概念才是真正的收藏。这是我个人的理解,并不是说我个人有多伟大。我们相对于王世襄,更不用说高山仰止的张伯驹,他是我最崇拜的人,我们不能达到他们的高度,但是我们可以把他们当做坐标,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内心有这样一个方向的话,就不会背道而驰了。”

  藏家简介

  杨杰祥

  字兰庵。广东中山人。青年学者、诗人、书画家、收藏家。现为西安美术学院中国艺术与美术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南京大学、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客座教授,广东艺术促进会副会长。

  6岁开始自学传统诗、书、画、印艺术,爱好艺术品收藏。杨氏所藏以传世孤本《南明永历帝敕封李诒德诰命卷》、明潞王朱常淓制第七号《玉树临风》中和琴以及中国历代古陶瓷最为著名。

  访谈

  杨杰祥的收藏观:

  “眼力、心力、学力、财力、胆力”

  记者:您的收藏心得是什么?

  杨杰祥:第一,我认为收藏要靠眼力、心力、学力、财力、胆力。眼力是指眼光和眼界,心力是指持之以恒的心态,学力很好理解,就是你研究的深度和学养的厚度,财力和胆力是限制你购买能力的综合考量。特别是心力,你没有用心坚持,是肯定做不好的。各种力的合力,才是成为一个收藏家的标准。

  第二,如果不用研究的心态去搞收藏,只有捅漏的份,没有捡漏的份。捡漏是有学术的人的专利,捅漏是不学无术之人的专利。

  第三,收藏心态很重要,得之莫喜,失之莫悲。我老是认为,收藏是一件捡不完便宜吃不完亏的事情。只要你有学养、有眼光,便宜永远都捡得到,但亏是永远吃不完的。无论多大的收藏家,都会有走眼的时候,所以心态很重要。这几点是能不能成为一个收藏家的标准。

  记者:现在有很多人也认为收藏不能脱离时代,所以有些人在收藏同时代的一些人的作品。有些收藏四五十岁艺术家的作品,有些则建议白领阶层的年轻人去收藏美院刚毕业的学生的作品。您觉得是这样的吗?

  杨杰祥:我觉得这种收藏观念没有错,切入点不一样而已。收藏有高度,高度有高有低。所以刚刚你说的这个说法没有错,但不一定全对。为什么? 每一个收藏家都有他的收藏观念,和收藏高低的标杆的。

  收藏一定要与时俱进,这是对的。就我在岭南画家这一板块的收藏来说,在杨善深去世以前,我只收藏到他为止的第一代、第二代岭南画派画家。在杨善深去世以后,对岭南画家的收藏我就放宽了,我就加了杨之光、林墉、方楚雄、陈永锵、陈金章、尚涛、林丰俗,其他的又打住了。但这一系列对我来说是在收藏上多个种类,而不是我的主要研究对象,作为岭南美术的研究来说,也应该把他们纳入研究视野。

  第二,站在投资的角度,他们的作品也绝对能赚钱。对于我们而言,是以藏养藏的好品种,让收藏之路可以延续下去。如果我们没有流通,我们收藏这条路走不远,走不深。

  其实画画也好,收藏也好,我都是取法乎上。我常常说,衡量一个收藏家的深度和宽度,不是以他收藏的数量来衡量的,而是质量。一个收藏家,收到最后越收越少,这才是成功。他最重要的是那些最好的成系列的藏品,但是他也可以收一些中档的或者低一些的,来做一些市场的调整。

  所以,我们搞收藏不求全,要求精求新求系列,这是我对收藏的理解,我也是这样做的。外界有传闻说我的收藏怎么怎么厉害,但是相对于前辈,我们只能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


 
 
     

 

 

 

 

版权所有:黄山艺恒斋书画鉴藏网  备案号:皖ICP备05003266号

地址:皖·黄山市屯溪区维多利亚北苑 31-105  联系电话:0559-2568629